一日一夜

【周叶】1+1(下)

有点肉,系统提交不过,改掉了几个词……希望不要被河蟹

 (下)

觥筹交错,衣香鬓影。

叶修脱了一只手套,抬起手松了松领结。联盟在H市设宴庆祝国家队夺冠,要求各位大神正装出席,叶修这个领队也不能幸免。叶秋听说这事后,找了常定衣服的店,比照着自己的尺寸给他做了套燕尾服。

叶修有十来年没穿正装,终究有些不习惯。他平日里连领带都不打,更何况这领结了。他刚应付完冯主席和一轮记者,正打算摸个机会溜出去抽烟,浑然没注意到一个身影正在悄悄贴近,偷偷地用手背碰了碰他的手。

只是皮肤一刹那间的相贴,叶修就知道这个偷袭他的人是谁了。

他转过身,周泽楷正低着头看他,笑得很开心。

“好看……”

周泽楷在叶修身边绕了半圈,声音压得很低,里面都是柔软的笑意。他很少见叶修这样正式的打扮,现在完全没法挪开眼睛,几乎连眨眼都舍不得。在沉浸于爱河的情侣眼中,对方本就是最完美的,更何况叶修今天的穿着,哪怕是最挑剔的评论家也找不出任何毛病。

叶修倒并不在意自己穿了些什么,或者好不好看。在他眼里,周泽楷才是真的好看。身材匀称高挑,五官英俊帅气,最耀眼的是他整个人的气质,几乎不需要打扮,只是站在那里就是天生的明星。

“我的小周才好看呢。”叶修理直气壮地说。周泽楷先是为“我的小周”心里甜了一下,又为叶修的夸赞甜了一下,眼睛里的光洒出来,把叶修整个人都融化在里面。

“你那边结束了?”

“没……”周泽楷举起一根手指,做了个“安静”的手势,眼睛弯了起来。

叶修眼睛扫了扫,在心里计算了一下大厅的立柱和嘉宾们的位置,很高兴地发现在这个角度,没有人能注意到他们。

于是他借着建筑物和自己身子的遮挡,拉过周泽楷的手,用嘴唇在青年的食指指节上迅速地碰了一下。

一个蜻蜓点水一样轻巧的吻,只有当事人才知情。

然后叶修收回手,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,悄悄地说。

“我们要不要偷溜出去?”

周泽楷微红着脸,小声地在叶修耳边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

叶修仗着地利和多年躲避记者的经验,早就在庆功宴的场馆里找出一条隐蔽的路线,绕到了走廊外面。嘈杂的声音渐渐远去,两人并肩而行,耳朵里只听得到对方的脚步和呼吸声。

周泽楷觉得内心很安静也很平和,能避开那些应酬的场面,只和叶修呆在一起,对他来说是难得的美好时光。

“到了。”叶修忽然停下脚步,对着周泽楷说。

周泽楷看了看,那是一间休息室,里面没有开灯,黑沉沉的。叶修转开了门把手,就把周泽楷拽了进去。

这间休息室面积不大,只是作为临时备用而准备,平常也没有开放,不过打扫的倒是干净。周泽楷刚一进门,叶修就反手把门锁上了。

房间里一时有些心照不宣的安静,但很快就被急促的呼吸声打破了。

 

叶修和周泽楷紧紧拥抱着,又亲又摸,跌跌撞撞地蹭了几步,直接倒在了沙发上。他们没开灯,但窗外的月光已经足够亮到他们看清对方。

两人刚交往不久,平日见面又难,所以做的次数就更少了。就算在国家队集训和比赛的时候,他们地利人和地同居了几个礼拜,却也怕影响训练,不敢动作太大。除了第一晚之外,两人平时最多用手互相帮助一番,就规规矩矩地纯睡觉了。

但情欲初开,刚刚体会过那种销魂蚀骨滋味的年轻人,这种简单的肌肤相贴哪里满足得了?哪怕是国际赛夺冠之后两人淋漓尽致地搞了几回,却也远远不能满足内心想要彼此的冲动。战斗与胜利的喜悦,加上一点回避不开的酒精催化,两人的欲望早在进门之前,就已经叫嚣着要吞掉对方了。

 

衬衣上的排扣被一双灵巧的手一个一个地扭开,周泽楷把叶修的燕尾服的衬衣撩了起来,灼热的呼吸喷在他凉凉的肚皮上。叶修摸着周泽楷的脸颊,手指卷着他一缕垂下来的头发,在青年那双柔软的唇上胡乱的按着,一直到青年张开双唇,把叶修前来骚扰的两根手指吞进去,含住它们又舔又吮。

精心保养的手指本是为了接触键盘而生,此刻被卷进一个更热更软更滑的世界里,顿时失去了往日的攻击力,乖乖地成了人质。被挟持的一方腰肢已经全软了,下身却硬翘地顶着黑色的西裤,隆起一个明显的包。

叶修微微地晃动着腰,一阵阵的酥麻像电流一样,从指尖贯穿进了叶修的心脏。他有点受不住地从周泽楷的嘴里抽回自己的手指,催促似地摸上了青年的胸膛。

“别总舔我的手指,也舔舔别的地方。”

周泽楷在前戏里向来听话——当然做的时候就不一样了。此刻他捉住了叶修在他胸前作乱的手,把它反压到对方头上,低下头衔着叶修裸露胸膛上的一颗乳豆,舌头一卷,就在上面舔舐了起来。

“嗯……”叶修在第一下就轻声哼了出来。舌头上的小颗粒戳弄着乳头上的小细缝,刺激着敏感的乳头,快感不强烈,却绵绵不绝。他的分身在内裤里挣扎着,叫嚣着要获得解放。

“小周……”叶修催促着,而周泽楷心领神会。

两个人开始剥开对方的裤子——先是周泽楷给叶修脱了个干净,然后是叶修的反击。叶修的手指刚勾着内裤的边缘把它拽下去,周泽楷的分身就从内裤里跳出来,存在感十足地挺立在叶修的眼前。

叶修拿掌心摸了摸硕大的棒头,又撸了下青筋勃起的棒身,惹得周泽楷一声不太满足的轻哼。这点轻描淡写的抚慰完全不能让欲火焚身的青年满足,那上面早就是满满的前液,湿湿滑滑,随时都准备好去插入叶修的身体。

叶修哄着吻了周泽楷几下,把自己的腿分开,搭在周泽楷的腿上。他的手下意识地去摸旁边刚刚脱下的裤子,才想到今天穿的不是平常的运动服。

“糟了……没带润滑……”叶修无奈地说。如果没有润滑剂帮忙,恐怕庆功宴都结束了,俩人还没开拓完呢。

周泽楷眨了眨眼,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支钢笔大小的管状物,塞在叶修手心里。叶修瞅了瞅,是一小管护手霜。

“能用的,我看了成分……”周泽楷怕叶修以为这东西会有刺激,解释了一下。

“不是……”叶修也不知道是该因情人的体贴而感动,还是因他的早有预谋而吐槽。“可真是细心啊你……”

周泽楷笑笑。

“今天就用上了。”

叶修瞅着年轻恋人无可挑剔的微笑,有些无奈地把自己的嘴唇送了上去。

 

 

叶修挺着腰,两腿大大地分开,腰身弓成一个弧线,屁股被周泽楷捧在手里。而周泽楷正捏着前辈两片柔软的臀肉,手指尖陷进穴口里,向两边扯开一个入口。

那一管护手霜已经大部分用进了叶修的身体,周泽楷毫不吝啬,连叶修臀瓣上都被抹得一片滑润,和着肠液混出了几道粘稠的痕迹。

勃起的性器顶端堵着后穴的小口,周泽楷把剩余的一点护手霜都涂在了上面。他的手指修长,一向把润滑涂得很深,但这通常还不足够。他的性器又长又粗,顶得最深的地方早就没了润滑。所以为了减轻叶修承受的压力,周泽楷每次都花相当长的时间去让润滑剂流得深一些。但今天条件所限,也就只能一切从简了。

 

周泽楷的臀部肌肉绷得很紧,手指陷入叶修的腰肢间,似乎随时都可能冲进那个无意抗拒的小口,拿自己的巨物塞满对方的肠道,让两人一起体会灼热的极乐。然而他却一直没有动,他在等。

“想要吗?求我啊。”

叶修躺在他的身下,调笑着说。

周泽楷眨眨眼,眼底是数不清的缱绻温柔笑意。

“求你。”

“来。”

 

这就是叶修。

周泽楷想。

他是我的。

 

理智仿佛沸腾的水花一样,随着晃动的身体不断地泼洒。叶修的身子完全软了,落在周泽楷的手里任凭拿捏。他们交换了不少吻,还有不少令人面红耳赤的情话。叶修仰着头,快感直冲脑髓,整个人都要糊涂了,只知道配合着周泽楷的动作摆着腰,全部的神经似乎都只集中在前后两处,一处被周泽楷深深填满,一处被周泽楷紧紧包围。

最后的时候周泽楷握着叶修的大腿根,身体死死往前顶,饱满的囊袋贴着白皙的软肉,以像是要把那两颗球囊都挤进那张小嘴的气势冲刺着。他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,听着叶修一声声地叫着自己的名字,身心都极为满足地射在了叶修身体的最深处……

 

 

高潮过后,两人都不想动,懒懒地腻在一起。休息室的沙发还算宽敞,足够两个人挤在上面平躺。

月光很是漂亮,从窗帘的薄纱外投洒进来,落下了一地的温柔。

难怪有谁说过,两人一起说月色真好,就是在告白了啊……等下次有机会和小周出去,就找个月光好的地方好了……叶修神游似地想着。而周泽楷亲吻着他的脸颊,蹭着他的脸,享受着这份与恋人相伴的时间。

然而这样的美好并没有持续太久,一阵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一阵阵“有电话啦~”反复重复,十分影响气氛。

“你的?”

周泽楷摇了摇头。他们一起听着那个“有电话啦”又喊了两遍,叶修才突然想起,这个,似乎,好像,可能……

是宴会开场前联盟硬塞给他的手机。

 

周泽楷让叶修躺在沙发上,自己去从叶修的裤子里捞出了那个刚开封没几个小时的手机。叶修刚按下接听键,里面就传来了冯主席中气十足的声音。

“叶修!!你去哪里了?现在一堆人等着你代表国家队发言呢!”

“发言那不是有文州呢么。”

“有几个大赞助商,指明了想要见见你,说是你爹的故交!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管你跑多远了,赶紧给我回来!最多给你一刻钟的时间!”

挂了手机,叶修和周泽楷面面相觑,苦笑了一下。

“如果是我家老头那边的朋友,那还真不太好对付。”叶修无奈地说,而周泽楷已经去拿叶修的裤子了。

“起得来吗?”

“还行。”叶修庆幸时间有限,两个人只来了这么一回,如果真按照平时周泽楷的实力做个尽兴,那现在自己只能对老头那边的人称病不起了。

“啊……”周泽楷忽然叫了一声。

“怎么了,小周?”

周泽楷无奈地把手里的东西给叶修看。

叶修黑色燕尾服的下摆内侧,有一块白浊污渍显得特别的明显,显然是两人情欲的罪证。

“咳……咱俩刚才好像都没注意啊。”

“嗯……”周泽楷也有点不好意思,他刚才脱叶修衣服的时候应该更小心些。下次在这种场合做,一定要注意。

“穿我的?”周泽楷想象了一下叶修被裹在自己的燕尾服里的样子,觉得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
“太明显了,你早就被全方位多角度关怀过了,我这要穿你的燕尾服出去,还想不想让冯主席身心健康地走出宴会大厅了啊?”

周泽楷想了想那个场面,也觉得大概会有点糟糕。

“好在是衣服内侧,还是擦擦吧,应该不会有人注意。啧,我内裤也全湿了……”

周泽楷眨眨眼,意思是这可不能全怪我。叶修在周泽楷的嘴唇上啃了一口略作报复,试着站起来走了一下,皱了皱眉头。

“痛?”

“不是……”

这事就连叶修也觉得有点难以启齿。

他后穴里全都是周泽楷的精液和叶修自己分泌的肠液,只要一站起来走动,就会顺着腿根流下去。内裤也不能穿了,这样一走出去,肯定裤子就全会被弄湿。

周泽楷和他心意相通,看了看叶修现在的状态,自然也知道他为难着什么。

“其实,我有个办法。”

“什么办法?”

周泽楷笑了笑,松开了自己的领结。

 

 

绕去了洗手间一下后,周泽楷就不声不响地站回了轮回一行人的中间。江波涛眼角余光看到他回来,对他打了个招呼。

“哦,小周你刚刚去哪里了?叶神已经上台了。”

周泽楷对着江波涛笑了笑,也没说话。江波涛习惯了他的沉默,只是随口问问,也没打算听到回答。他眼角一瞥,忽然觉得平日里着装无可挑剔的队长,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。

到底是……

“咦,小周你的领结呢?”

江波涛还记得轮回公关部为周泽楷用哪款领结开了一个下午的会,结果那个在二十多款领结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,仅仅在周泽楷的领口上停留了三个钟头,就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周泽楷神秘地笑了一下。

“……用了。”


【周叶】1+1(上)

打算在720魔都ONLY上发的小料><短短哒就8k字,先发个上

(上)

 叶修叼着一支烟,胳膊下夹着个笔记本电脑,另一只手打开门,把卡丢进门口的取电槽里,灯却不亮。

难道坏了?叶修刚摸索着把笔记本放在门附近的架子上,就看到黑漆漆的房间里坐了个人,把自己蒙在一团黑影里,像是自己也是黑暗的一部分。

等到那个黑漆漆的人影自己伸手把床头柜上的灯摁亮,叶修就乐了。

 

周泽楷正坐在他的床边,抬起头来看着叶修,表情与其说是生气,更像是有点委屈。

真可爱啊。叶修毫无节操地欣赏了一下小男朋友的表情,也不管自己是不是罪魁祸首,一屁股就坐在周泽楷边上。

周泽楷伸手,习惯性地就把叶修的腰搂住了。然后他忽然觉得自己这样有点不严肃,完全达不到这次的目的,只能又把手规规矩矩地收回到自己腿上。

叶修心里暗暗笑了一声,整个人舒服地往周泽楷怀里一靠,两条腿也搁上了床,显得特别的理直气壮。

周泽楷想了想,也觉得不抱着实在有点亏待自己,于是还是把手搂回去了。

 

“还生气呢?”叶修窝在周泽楷怀里,脑袋顶着周泽楷的下巴,舒服地闭上了眼睛。青年似乎刚洗过澡,身上有种淡淡的沐浴露的清香。

周泽楷不说话。

贴着他下巴的头发软软的,怀抱里的人也是。这让他感觉身子有点暖,也有点痒。他心里也是。

但一想到这个人就那么消失不见——而且还是两次,然后在他担心失落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没事儿人一样的再次出现,他的牙也有点痒。

于是周泽楷愤愤地拿牙齿叼住了叶修的耳朵,伸出一点舌尖,沿着白皙的耳廓外缘,慢慢地舔到耳垂。

舌面上突起的小颗粒酥酥麻麻地划过耳朵,耳畔的呼吸也近得像是融化的蜜糖,又甜又热,软绵绵地蒸腾着叶修的皮肤。搂着他的手慢慢收紧,掌心烫在他微凉的腰肢上,小范围地上下抚摸。

叶修情不自禁地回味起了那些肢体交缠的滋味,小腹一阵一阵发热,几乎想要回头咬住周泽楷的嘴唇,把他按倒在床面上,反客为主地占据他的口腔。

但叶修想了想明天的行程安排,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给自己惹麻烦的想法。

他拍了拍周泽楷的手背,而青年则迅速翻了一下手掌,手指插进叶修的指缝中握住,把他的手扣紧了。

“严肃点啊,说正事呢。”

周泽楷没动,意犹未尽地把叶修的耳垂含在嘴里,像是和他的耳垂舌吻一样地亲了一阵,才舍得放开。

白皙的耳廓连着脸颊红了一片的景色,让周泽楷有些心满意足。他的身子更往前压,两手环绕着将叶修包在怀里,把他裹了个密密实实。

叶修笑,挣扎着在周泽楷的怀抱里转了半个身子,嘴唇抵在后辈白皙的脖子上,贴着他的皮肤,含混不清地说。

“信不信我在这给你留个戳,让你明天没法穿T恤?”

“信。”周泽楷回答。

不过他不在乎,也不介意所有人都知道。

叶修呵呵地低笑着,声音沿着皮肤震颤进周泽楷的心里。他在周泽楷的脖子上用力啜了一下,嘴唇离开皮肤的时候发出了“啵”的一声。青年的颈部很快就出现了一个淡红的标记。

“真生气了?”

周泽楷摇摇头。

“没……”

“没生气,我一讲完你还就先跑了?”

“……嗯……不是……”

周泽楷的声音蔫蔫的,显然是有些低落。赛场上行动力极强,场下却笨嘴拙舌的青年,自然没法对前辈解释清楚自己复杂的心思。

 

他早知道叶修这次比赛之后退役的打算,也理解和支持叶修回家的决定。但知道和理解,并不能抚平心中的遗憾和伤感。

叶修是他见过的最伟大的选手,即使他们没有发展成现在的恋人关系,他仍然会这样认为。对叶修本身的尊敬与爱情无关,却又偏偏成为了这份感情的温床,让他心中的幼苗在这片沃土上渐渐发芽生长。

本来他都花了不少时间做好了心理建设,接受了前辈就此告别荣耀赛场这个事实。可是,就在他满心怀着对这位最好的对手和恋人的想念,准备向更广阔的战场上进发的时候,毫无预兆地见到叶修出现在他面前,还成为了他的领队。

惊讶、喜悦、兴奋……在这些波动的感情之下,一种难言的失落却悄悄占据了周泽楷的心房。

是的……他和其他的大神们一样,只是在叶修踏入房间的那一刻,才知道这个消息。

属于恋人特权的、小小的不甘心,让周泽楷选择了先离开,却又有些孩子气地来到叶修的房间,悄悄地等着他回来。

 

“其实我不是不告诉你……”

叶修慢悠悠地说,在周泽楷的怀里换了个更加舒服的位置。

“这事实在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。我刚回家,还没怎么摸到电脑呢,老头就把我踢来为国争光了,我直接被总局的人押到集训中心,就开始没日没夜地准备起对手资料来,连轴转了好几天,都没空上QQ。”

“……通宵了?”周泽楷看了看叶修的黑眼圈,心疼地摸了几下。身子调了个角度,好让叶修躺得更舒服。

“最开始的时候事情多,熬了几夜,后面就好了。等你们都来训练了,我这也能踏上正轨了。”

想想叶修没日没夜,不眠不休,整理了那么多详实细致的资料,周泽楷一颗心都要软得化了,原本那点有些别扭的小心思,也立刻飞得远远的。恋爱中的人,就是看不得对方吃一点苦,哪怕受一点委屈,也要十倍百倍的心疼。

“哦,对了,你怎么有房卡啊?”叶修有点好奇。

“前台给的。”

叶修笑:“这也行?一定是我家小周太帅了,这魅力哪个姑娘都抵挡不住。”

恋人的调侃让周泽楷的脸红了红。他其实只是去前台想问个叶修的房号,但还没等他卡壳出什么理由,前台姑娘就利落地给了他一张叶修房间的房卡。

周队来拿房卡是吧?那个姑娘笑盈盈地对他报出了房号。

周泽楷想了想,觉得是那个姑娘误会了。

“她大概以为……我和你一间。”

“我确实和你一间啊。”

叶修说,而周泽楷看着他,惊讶地眨了眨眼。

“我去办了个手续,把你的房间换了一下。”

“没问题?”

“当然,我可是‘全权负责’的人啊。”叶修挑眉,“惊喜吗?”

“嗯!不过……”周泽楷看着叶修,眼睛里含着满满的期待,“为什么?”

想着周泽楷一个人坐在黑暗的房间里等他的样子,叶修心里有些软,也有些甜,忍不住想总得给他些奖赏。

“因为我想你啊。”

叶修微笑,话里一丝调侃,倒有九分九的真诚。

“我也一样。”

周泽楷的回答让叶修微笑起来。

 

叶修仰着脖子,在青年的眼睛和脸颊上慢条斯理地亲着。这样温柔的动作却挑起了青年的兴致,他用鼻尖在叶修的脸颊上磨蹭着,双手也潜入叶修的衣服下摆抚摸着。他的掌心很热,像是一团火,熨烫着叶修的皮肤,释放出想要更进一步的信号。

虽然他们分开的时间不是很长,却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二人独处的机会了。他们不断地亲吻,浅的,深的,激烈的,柔和的,似乎想要通过唇齿相接,肌肤相贴,将思念完全传递给对方。

青年的身体逐渐前倾,直到把叶修放倒在柔软的床铺上,叶修则用一只手搂着周泽楷的腰,把自己的唇、脖颈、肩膀和胸膛,全部开放给自己年轻的恋人。

耳朵上还残留着青年唇内的温度和湿意,在空调的冷气里迅速地散发着热量。他伸手摸了摸青年柔软的嘴唇。

因为不断接吻的缘故,那两片唇有些红,泛着晶莹的水气,如同沾着晨露的新鲜水果,特别地让人心动。

而他的眼神明亮而柔和,从上而下的凝视着叶修,像是整个宇宙倒垂在他的上空。

 

这就是周泽楷。

叶修想。

他是我的。

 

叶修喘息着,手勾在周泽楷的颈后。周泽楷正亲吻着他的肚脐,将舌尖一次次顶进那个凹陷的小坑之中。他的小腹上粘粘湿湿的,全是周泽楷的唾液和自己流下的前液。

“呼……小周,别光弄我……”叶修断断续续地说,“让我也弄弄你……”

但周泽楷似乎打定主意给叶修好好服务一回,慰劳一下辛苦熬夜的前辈。他把叶修的双腿分开,双臂插在叶修的腿间,一边撸动着叶修的分身,一边抚慰着他敏感的会阴。灵巧的手指在叶修敞开的下半身撩动着,还时不时地刺激一下后穴紧闭着的那个小口,让快感来得更广更多。

“小周……!”叶修的语尾不受控制地挑高,声音却反而还低了一些,浓重的情欲让他的嗓子变得沙哑,听在情人的耳里更是十二万分的迷人。他无法控制地扭动着腰,分身精神奕奕地向上翘着,把自己送得更深。

最终他抓着周泽楷的头发,射在了他掌心里。

柔软的疲惫感像一张毛毯,裹紧了心满意足的叶修。周泽楷爬到他身上来,两个人皮肤紧贴着,又交换了一个吻。

“来,我们换换位置。”叶修伸出手,摸了摸周泽楷饱满翘立的分身。“今天可不能做到最后。明天早上还得早起训练呢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叶修从这简单的鼻音里听出了周泽楷的不满,但这个理由实在太合理太冠冕堂皇,就连周泽楷恐怕也没有什么办法吧!

正在叶修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,准备对小枪王爆一下手速的时候,周泽楷突然向后退,俯下身去,舔了舔叶修的大腿内侧。

白皙的皮肤像布丁一样又软又嫩,被刚刚的摩擦动作弄得有些红。几滴叶修的精液还沾在上面,此时沿着腿部弧线流出了一个小弯,显得特别的色情。

周泽楷用一根手指挑了些白浊液体,冲着叶修乖巧地笑了一下。

他低下头,嘴唇凑近了自己的手指,舌头一卷,将那几滴精液收到了嘴里。

叶修本能地心跳了一下,又本能地察觉到了什么。

然后,周泽楷抬起头看着叶修,青年温柔的笑容里,居然有几分狡黠。

 

“明天……你不训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