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日一夜

【周叶】1+1(下)

有点肉,系统提交不过,改掉了几个词……希望不要被河蟹

 (下)

觥筹交错,衣香鬓影。

叶修脱了一只手套,抬起手松了松领结。联盟在H市设宴庆祝国家队夺冠,要求各位大神正装出席,叶修这个领队也不能幸免。叶秋听说这事后,找了常定衣服的店,比照着自己的尺寸给他做了套燕尾服。

叶修有十来年没穿正装,终究有些不习惯。他平日里连领带都不打,更何况这领结了。他刚应付完冯主席和一轮记者,正打算摸个机会溜出去抽烟,浑然没注意到一个身影正在悄悄贴近,偷偷地用手背碰了碰他的手。

只是皮肤一刹那间的相贴,叶修就知道这个偷袭他的人是谁了。

他转过身,周泽楷正低着头看他,笑得很开心。

“好看……”

周泽楷在叶修身边绕了半圈,声音压得很低,里面都是柔软的笑意。他很少见叶修这样正式的打扮,现在完全没法挪开眼睛,几乎连眨眼都舍不得。在沉浸于爱河的情侣眼中,对方本就是最完美的,更何况叶修今天的穿着,哪怕是最挑剔的评论家也找不出任何毛病。

叶修倒并不在意自己穿了些什么,或者好不好看。在他眼里,周泽楷才是真的好看。身材匀称高挑,五官英俊帅气,最耀眼的是他整个人的气质,几乎不需要打扮,只是站在那里就是天生的明星。

“我的小周才好看呢。”叶修理直气壮地说。周泽楷先是为“我的小周”心里甜了一下,又为叶修的夸赞甜了一下,眼睛里的光洒出来,把叶修整个人都融化在里面。

“你那边结束了?”

“没……”周泽楷举起一根手指,做了个“安静”的手势,眼睛弯了起来。

叶修眼睛扫了扫,在心里计算了一下大厅的立柱和嘉宾们的位置,很高兴地发现在这个角度,没有人能注意到他们。

于是他借着建筑物和自己身子的遮挡,拉过周泽楷的手,用嘴唇在青年的食指指节上迅速地碰了一下。

一个蜻蜓点水一样轻巧的吻,只有当事人才知情。

然后叶修收回手,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,悄悄地说。

“我们要不要偷溜出去?”

周泽楷微红着脸,小声地在叶修耳边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

叶修仗着地利和多年躲避记者的经验,早就在庆功宴的场馆里找出一条隐蔽的路线,绕到了走廊外面。嘈杂的声音渐渐远去,两人并肩而行,耳朵里只听得到对方的脚步和呼吸声。

周泽楷觉得内心很安静也很平和,能避开那些应酬的场面,只和叶修呆在一起,对他来说是难得的美好时光。

“到了。”叶修忽然停下脚步,对着周泽楷说。

周泽楷看了看,那是一间休息室,里面没有开灯,黑沉沉的。叶修转开了门把手,就把周泽楷拽了进去。

这间休息室面积不大,只是作为临时备用而准备,平常也没有开放,不过打扫的倒是干净。周泽楷刚一进门,叶修就反手把门锁上了。

房间里一时有些心照不宣的安静,但很快就被急促的呼吸声打破了。

 

叶修和周泽楷紧紧拥抱着,又亲又摸,跌跌撞撞地蹭了几步,直接倒在了沙发上。他们没开灯,但窗外的月光已经足够亮到他们看清对方。

两人刚交往不久,平日见面又难,所以做的次数就更少了。就算在国家队集训和比赛的时候,他们地利人和地同居了几个礼拜,却也怕影响训练,不敢动作太大。除了第一晚之外,两人平时最多用手互相帮助一番,就规规矩矩地纯睡觉了。

但情欲初开,刚刚体会过那种销魂蚀骨滋味的年轻人,这种简单的肌肤相贴哪里满足得了?哪怕是国际赛夺冠之后两人淋漓尽致地搞了几回,却也远远不能满足内心想要彼此的冲动。战斗与胜利的喜悦,加上一点回避不开的酒精催化,两人的欲望早在进门之前,就已经叫嚣着要吞掉对方了。

 

衬衣上的排扣被一双灵巧的手一个一个地扭开,周泽楷把叶修的燕尾服的衬衣撩了起来,灼热的呼吸喷在他凉凉的肚皮上。叶修摸着周泽楷的脸颊,手指卷着他一缕垂下来的头发,在青年那双柔软的唇上胡乱的按着,一直到青年张开双唇,把叶修前来骚扰的两根手指吞进去,含住它们又舔又吮。

精心保养的手指本是为了接触键盘而生,此刻被卷进一个更热更软更滑的世界里,顿时失去了往日的攻击力,乖乖地成了人质。被挟持的一方腰肢已经全软了,下身却硬翘地顶着黑色的西裤,隆起一个明显的包。

叶修微微地晃动着腰,一阵阵的酥麻像电流一样,从指尖贯穿进了叶修的心脏。他有点受不住地从周泽楷的嘴里抽回自己的手指,催促似地摸上了青年的胸膛。

“别总舔我的手指,也舔舔别的地方。”

周泽楷在前戏里向来听话——当然做的时候就不一样了。此刻他捉住了叶修在他胸前作乱的手,把它反压到对方头上,低下头衔着叶修裸露胸膛上的一颗乳豆,舌头一卷,就在上面舔舐了起来。

“嗯……”叶修在第一下就轻声哼了出来。舌头上的小颗粒戳弄着乳头上的小细缝,刺激着敏感的乳头,快感不强烈,却绵绵不绝。他的分身在内裤里挣扎着,叫嚣着要获得解放。

“小周……”叶修催促着,而周泽楷心领神会。

两个人开始剥开对方的裤子——先是周泽楷给叶修脱了个干净,然后是叶修的反击。叶修的手指刚勾着内裤的边缘把它拽下去,周泽楷的分身就从内裤里跳出来,存在感十足地挺立在叶修的眼前。

叶修拿掌心摸了摸硕大的棒头,又撸了下青筋勃起的棒身,惹得周泽楷一声不太满足的轻哼。这点轻描淡写的抚慰完全不能让欲火焚身的青年满足,那上面早就是满满的前液,湿湿滑滑,随时都准备好去插入叶修的身体。

叶修哄着吻了周泽楷几下,把自己的腿分开,搭在周泽楷的腿上。他的手下意识地去摸旁边刚刚脱下的裤子,才想到今天穿的不是平常的运动服。

“糟了……没带润滑……”叶修无奈地说。如果没有润滑剂帮忙,恐怕庆功宴都结束了,俩人还没开拓完呢。

周泽楷眨了眨眼,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支钢笔大小的管状物,塞在叶修手心里。叶修瞅了瞅,是一小管护手霜。

“能用的,我看了成分……”周泽楷怕叶修以为这东西会有刺激,解释了一下。

“不是……”叶修也不知道是该因情人的体贴而感动,还是因他的早有预谋而吐槽。“可真是细心啊你……”

周泽楷笑笑。

“今天就用上了。”

叶修瞅着年轻恋人无可挑剔的微笑,有些无奈地把自己的嘴唇送了上去。

 

 

叶修挺着腰,两腿大大地分开,腰身弓成一个弧线,屁股被周泽楷捧在手里。而周泽楷正捏着前辈两片柔软的臀肉,手指尖陷进穴口里,向两边扯开一个入口。

那一管护手霜已经大部分用进了叶修的身体,周泽楷毫不吝啬,连叶修臀瓣上都被抹得一片滑润,和着肠液混出了几道粘稠的痕迹。

勃起的性器顶端堵着后穴的小口,周泽楷把剩余的一点护手霜都涂在了上面。他的手指修长,一向把润滑涂得很深,但这通常还不足够。他的性器又长又粗,顶得最深的地方早就没了润滑。所以为了减轻叶修承受的压力,周泽楷每次都花相当长的时间去让润滑剂流得深一些。但今天条件所限,也就只能一切从简了。

 

周泽楷的臀部肌肉绷得很紧,手指陷入叶修的腰肢间,似乎随时都可能冲进那个无意抗拒的小口,拿自己的巨物塞满对方的肠道,让两人一起体会灼热的极乐。然而他却一直没有动,他在等。

“想要吗?求我啊。”

叶修躺在他的身下,调笑着说。

周泽楷眨眨眼,眼底是数不清的缱绻温柔笑意。

“求你。”

“来。”

 

这就是叶修。

周泽楷想。

他是我的。

 

理智仿佛沸腾的水花一样,随着晃动的身体不断地泼洒。叶修的身子完全软了,落在周泽楷的手里任凭拿捏。他们交换了不少吻,还有不少令人面红耳赤的情话。叶修仰着头,快感直冲脑髓,整个人都要糊涂了,只知道配合着周泽楷的动作摆着腰,全部的神经似乎都只集中在前后两处,一处被周泽楷深深填满,一处被周泽楷紧紧包围。

最后的时候周泽楷握着叶修的大腿根,身体死死往前顶,饱满的囊袋贴着白皙的软肉,以像是要把那两颗球囊都挤进那张小嘴的气势冲刺着。他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,听着叶修一声声地叫着自己的名字,身心都极为满足地射在了叶修身体的最深处……

 

 

高潮过后,两人都不想动,懒懒地腻在一起。休息室的沙发还算宽敞,足够两个人挤在上面平躺。

月光很是漂亮,从窗帘的薄纱外投洒进来,落下了一地的温柔。

难怪有谁说过,两人一起说月色真好,就是在告白了啊……等下次有机会和小周出去,就找个月光好的地方好了……叶修神游似地想着。而周泽楷亲吻着他的脸颊,蹭着他的脸,享受着这份与恋人相伴的时间。

然而这样的美好并没有持续太久,一阵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一阵阵“有电话啦~”反复重复,十分影响气氛。

“你的?”

周泽楷摇了摇头。他们一起听着那个“有电话啦”又喊了两遍,叶修才突然想起,这个,似乎,好像,可能……

是宴会开场前联盟硬塞给他的手机。

 

周泽楷让叶修躺在沙发上,自己去从叶修的裤子里捞出了那个刚开封没几个小时的手机。叶修刚按下接听键,里面就传来了冯主席中气十足的声音。

“叶修!!你去哪里了?现在一堆人等着你代表国家队发言呢!”

“发言那不是有文州呢么。”

“有几个大赞助商,指明了想要见见你,说是你爹的故交!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管你跑多远了,赶紧给我回来!最多给你一刻钟的时间!”

挂了手机,叶修和周泽楷面面相觑,苦笑了一下。

“如果是我家老头那边的朋友,那还真不太好对付。”叶修无奈地说,而周泽楷已经去拿叶修的裤子了。

“起得来吗?”

“还行。”叶修庆幸时间有限,两个人只来了这么一回,如果真按照平时周泽楷的实力做个尽兴,那现在自己只能对老头那边的人称病不起了。

“啊……”周泽楷忽然叫了一声。

“怎么了,小周?”

周泽楷无奈地把手里的东西给叶修看。

叶修黑色燕尾服的下摆内侧,有一块白浊污渍显得特别的明显,显然是两人情欲的罪证。

“咳……咱俩刚才好像都没注意啊。”

“嗯……”周泽楷也有点不好意思,他刚才脱叶修衣服的时候应该更小心些。下次在这种场合做,一定要注意。

“穿我的?”周泽楷想象了一下叶修被裹在自己的燕尾服里的样子,觉得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
“太明显了,你早就被全方位多角度关怀过了,我这要穿你的燕尾服出去,还想不想让冯主席身心健康地走出宴会大厅了啊?”

周泽楷想了想那个场面,也觉得大概会有点糟糕。

“好在是衣服内侧,还是擦擦吧,应该不会有人注意。啧,我内裤也全湿了……”

周泽楷眨眨眼,意思是这可不能全怪我。叶修在周泽楷的嘴唇上啃了一口略作报复,试着站起来走了一下,皱了皱眉头。

“痛?”

“不是……”

这事就连叶修也觉得有点难以启齿。

他后穴里全都是周泽楷的精液和叶修自己分泌的肠液,只要一站起来走动,就会顺着腿根流下去。内裤也不能穿了,这样一走出去,肯定裤子就全会被弄湿。

周泽楷和他心意相通,看了看叶修现在的状态,自然也知道他为难着什么。

“其实,我有个办法。”

“什么办法?”

周泽楷笑了笑,松开了自己的领结。

 

 

绕去了洗手间一下后,周泽楷就不声不响地站回了轮回一行人的中间。江波涛眼角余光看到他回来,对他打了个招呼。

“哦,小周你刚刚去哪里了?叶神已经上台了。”

周泽楷对着江波涛笑了笑,也没说话。江波涛习惯了他的沉默,只是随口问问,也没打算听到回答。他眼角一瞥,忽然觉得平日里着装无可挑剔的队长,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。

到底是……

“咦,小周你的领结呢?”

江波涛还记得轮回公关部为周泽楷用哪款领结开了一个下午的会,结果那个在二十多款领结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,仅仅在周泽楷的领口上停留了三个钟头,就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周泽楷神秘地笑了一下。

“……用了。”


评论(16)

热度(228)